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教育新闻

哈医大二院 说去住院部花店买花就能进 白大褂领人进出诊室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4   阅读( )  

  8月6日,记者对哈医大二院进行了走访。记者发现,医院内虽然张贴了“看病不求人,改善患者就医体验”的硕大条幅,但在实际落实的时候,还是存在一些问题。虽然可以网上预约,但不叫你的号;虽然设有导诊,但不给你解释;虽然管理严格,但却为难了家属。

  当日9时许,记者来到门诊五楼妇产科候诊区,看到这里已经挤满了候诊的人。一位站着的中年男子,突然大声抱怨:“等了四十多分钟了,为啥一直不叫号?”记者询问得知,男子与妻子陪女儿做检查,排在40号。他妻子说:“我们三天前预约就诊,在这儿等一天没排上,昨天也是,今天好像还不行。预约了,让来了,却看不到病,咋回事?”

  门口排队等待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不时会有穿着白大褂的人领着人往诊室里面走。9时40分许,记者看到一名未戴胸卡的女子,领着几名患者家属从诊区走出,一路交待他们要做什么。在一处病房区前,她告诉患者家属入院单上填17床。过了一会儿,这位穿白大褂的女子又从病房中出来,往门诊区走。记者追上前向其询问,为什么没有听到叫号,没有看到这位病人经过正规流程,便能直接看病并给安排了床位,她为什么能领病人进诊室。她说:“这是我的患者,我只是在带着走程序。”听到记者反复提出质疑,她才辩解道:“我是研究生,我找我们领导来解释。”随后她叫来了护士长,这位护士长说:“这是之前来看过病的人,只是对其做后期的安排,我们带入院的患者来检查是正常的。”记者又向其询问:“为什么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诊区一直没听到叫号?如果入院者检查优先,网上预约和挂号看病的怎么办,一等一天看不上,为什么不限号?”面对记者询问,她表态:有问题我们整改。随后,这位护士长赶到了候诊区,面对围上来质疑的候诊者,她叫来保安,让他恢复叫号。“20号……”先前带妻子候诊的男子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号被叫。

  这时,一位中年妇女子凑上来说:“我女儿说不明白事儿,保安不让我进去陪诊,说明不了情况,我们不是白来了吗?”此时护士长正在向记者解释,叫号显示器可能出了故障,她匆匆对女子说:“你等一下吧,我一会帮你和他们说一声。”她挂着胸卡,但胸卡却反扣着,在记者提醒下,才翻转过来。

  不仅在候诊区有这种情况,在收费挂号窗口,记者也看到这样的情景: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人员,领着一个人在排队缴费。这名白大褂时不时地与旁边的人说几句话,排在后面的人也好奇地探头看她们。

  在门诊楼内一处导诊台,情况却恰恰相反:一名男子领着家人向导诊询问情况,好像没有得到需要的信息。他有些着急,嘴里直嘀咕:“这看个病也太难了。”原来,男子向导诊人员询问应该去哪儿看病,导诊人员用手一指,只说:“你去那边,右转过去就行了。”男子又问:“我领着孙女来看病,我弄不明白,你详细说一下行不行?”导诊人员仍然是用手一指:“去那边,右转过去,你去就知道了。”男子和家人只好按着导诊人员指的方向走。

  面对记者的询问,他说:“哎呀,问啥事也不给细解释,往哪儿走都是一头雾水。我就想知道得做啥检查,到哪做检查,走了几处也没闹明白。”

  记者随后走访了多个住院部,一楼看管十分严格,门前有身穿制服的人员管理车辆,门内有身穿制服的人员管理进出的人,想进去都需要保安人员打开铁门或闸机。

  在第八住院部一楼,两个闸机旁都有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对进出人员进行管理,闸机旁挤满了想要进去的人。记者观察看到,想要进入楼内,必须持有病例或者能够证明自己是家属的东西,出示后才能被放行。但有一个情况例外:两名外卖小哥拎着餐急匆匆地走到闸机前,工作人员问:“给谁送餐?”外卖小哥拿出送餐小票说了一个名字,工作人员一句话也没说,立刻放行。跟在外卖小哥身后的一名患者家属被挡在了闸机门前,患者家属说:“我就是出去给病人买了点东西,你得让我进去啊。”工作人员说:“买东西我们不管,你没有证件就是不能进。”男子又与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解释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能进去。

  随后记者来到第十住院部,在一楼有一个花店。记者向门口工作人员表示要去买花,工作人员将记者放了进去。记者进入花店后与花店老板聊了一会儿。记者说:“我想送花去第八住院部,但是我们进不去。”花店老板说:“你要是在我这买,我可以帮你送上去。平时我们也不送,但是你实在进不去的话,我就帮你送上去也行。”记者问:“我们都进不去,你咋能送上去?”花店老板说:“能送,能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