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社会文化

大型京剧交响套曲《京城大运河》登陆国家大剧院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2   阅读( )  

  “这里不减速。”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作曲家杨乃林叫停了乐团的演奏,对指挥李飚说。“可您谱子上写的渐慢。”“减一点,减一点。”两人你来我往、“讨价还价”的对话逗笑了大家。

  李飚随即又挥起双手,京胡拔起了精气神,交响乐铺成厚重的底色,二百三十年前徽班沿着运河进京的盛况仿佛拨开历史的烟云,走到了人们眼前效果果然比刚才要好。一遍奏完,杨乃林带着乐手们鼓起了掌。这段名为“一船春风载二黄”的音乐来自大型京剧交响套曲《京城大运河》。12月2日和3日,《京城大运河》即将在国家大剧院首演。

  大运河始建于春秋时期的邗沟,由京杭大运河、隋唐大运河和浙东运河三部分组成,至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世界上开凿时间最早、流经距离最长、规模最大的古代运河。大运河更与北京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京城大运河》由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出品,北京交响乐团、北京京剧院联合制作,深度聚焦京杭大运河的北京段。作曲杨乃林,作词翁思再、李东才,导演孔洁,舞美设计丁丁等组成了强大的主创阵容,历时一年采风,挖掘大运河的历史沿革、文化内涵和故事流传。首演时,北京交响乐团艺术总监李飚将执棒北京交响乐团、北京京剧院、北京音协合唱团,携手杜镇杰、李宏图、迟小秋、朱强等京剧名家共同登台。

  《京城大运河》共分为五个部分:序曲、第一乐章《一支塔影见通州》、第二乐章《天上的星星郭守敬》、第三乐章《漂来的北京城》、第四乐章《致敬大运河》。据翁思再介绍,郭守敬兴修京城水系、曹雪芹于运河南北穿梭终成《红楼梦》、徽班沿运河进京诞育国粹京剧等历史大事件,都将在《京城大运河》中娓娓道来。

  但京剧与交响乐的结合并非易事。类似李飚与杨乃林之间的小小“争论”,始终伴随着这部作品。“融是最难做到的。”此前从未与京剧有过合作的李飚这次遇上了难题。为了保证音响效果,交响乐队与京剧乐队之间放置了一道有机玻璃,而这薄薄一层玻璃的“阻隔”,远比看起来要更难跨越。“比如交响乐、京剧的弦乐声部怎么搭配起来。”排练时,李飚时常要停下来,提醒京剧琴师多听听乐队的声音,同时告诉小提琴手们别刻意模仿京胡的演奏方法,否则就成了“四不像”,“我们不能完全按照京剧的方式来演奏,还要加入交响乐自身的特点。”找到彼此共同的“呼吸点”,是《京城大运河》的难点所在。

  根据实际的排练效果,杨乃林一直在修改谱子的速度、力度、弓法等细节。“既展示京剧,又不同于戏曲舞台上表演的京剧;既展示交响乐,又必须有中国气派、中国风格,这是我们创作时一直坚持的想法。”不过,擅长京剧创作、曾谱写过《梨花颂》的杨乃林,有时也犯难:正如让李飚也皱眉头的,京剧乐队与交响乐队是两个体系,在作曲层面上要兼顾两者,实属不易;第一乐章中有“通州号子运河人”一段,想要表现漕运工人的沧桑豪迈,“通州号子”必不可少,可京剧中原本没有“号子”;京剧与合唱的结合同样不容易,“合唱演员是美声唱法,发声上就和京剧不一样”在京剧原有的艺术形式上守正创新,是杨乃林这次创作中的挑战。

  京剧名家胡文阁也深有同感,首演时,他将与谭正岩共同献唱“一船春风载二黄”。“平时我主要演传统戏,这次是全新的尝试,排练的难度确实很大。”胡文阁坦言相告,“跟交响乐合作的新创唱腔,不太适合男旦演唱,男旦用小嗓,在演绎这类作品时有弱势,但我会努力克服,不让观众失望。”

  不同于一般的音乐会,《京城大运河》将综合舞美、灯光、多媒体等多种舞台元素共同呈现。导演孔洁觉得,取自大运河这个宏大的题材,演出一定要有“仪式感”。舞美设计丁丁运用了16块以“船帆”为主体意象的屏幕,前区的8块屏幕可以自由升降,模拟运河上的帆起帆落,同时也是投影画面的重要载体。唱段间,投影等多媒体将呈现更多背景信息,以“音断画不断”的效果,让观众们全面了解大运河的历史变迁。

  孔洁同时还需要在舞台上为演员们寻找“支点”。《京城大运河》篇幅巨大,不同的唱段里,叙述主体和他们所处的时空常常发生变化,以至于服装师向孔洁“抱怨”,不知道到底该给演员们穿什么衣服。“只有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才会知道用什么状态出现在舞台上。”孔洁和主创团队选择了“角色化”的方式,利用服装、灯光、表演区域等,赋予演员更多“底气”。比如在“一船春风载二黄”中,胡文阁、谭正岩一旦一生,是徽班进京时戏曲艺人的化身,“我们给谭正岩老师穿的是长衫,给胡文阁老师在长衫的基础上又穿了一件绸缎的小褂子,参照的是梅兰芳先生的便装照,让旦行和生行有所区分。”孔洁说,“角色化其实就是把唱词具体化、情绪化,既符合规定的情景,演员也知道自己在演什么。”

  艺术在我们的生活中,好像不太重要,好像只是点缀,其实不是。在人类历史上,带有终极意义的事情,就是艺术和美。

  交响乐是随着16、17世纪声乐与器乐的发展而形成的。这一源自欧洲的音乐形式随近代社会变革生根华夏,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

  11月27日,保利天歌节日交响乐团(天津歌舞剧院交响乐团)将在天津大剧院音乐厅推出音乐会版歌剧《费加罗的婚礼》。

  传统京剧行当分为生旦净末丑五大类。其实初期还有个“外”行,说是“生旦净末丑外”更合适。但后来“末”并入了“生”行,就成了现在的四大类。

  维也纳人几乎一天也离不开音乐。人们在漫步时,可以听到那优雅的华尔兹圆舞曲。维也纳的许多家庭有着室内演奏的传统,尤其在阖家欢乐的时候,总要演奏一番。

  从一场音乐会,便可以看出琵琶演奏家赵聪的艺术追求,乐器可以是传统的,乐器演奏的音乐却是可以与当代人形成共鸣的。

  古往今来,复仇主题都在文艺作品中被反复演绎,两幕剧《基督山伯爵》的复仇故事引人入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