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社会新闻

家书里的故事信寄家身许国!他曾用生命和美军飞机“捉迷藏”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22   阅读( )  

  “镇红先锋”党员教育融媒体平台联合镇海区招宝山街道妇联、镇海区新三宝服务社党支部、招宝山街道新时代文明实践所,与您共寻《家书里的故事》,感受藏在字里行间的“纸短情长”。

  1968年1月17日的晚上,美军飞机没有来营地轰炸,一切都显得安静平常。时年21岁的陈伟高在越南安沛的山沟沟里点着自己做的煤油灯,趴在门板上,静下心来整了整思绪,提笔开始写跨越国境线后的第一份家书。

  “爸妈,你们好!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给你们来信了,而我则更有一段时间没有收到你们的信了。这一点我想你们大约也知道原因吧。特别是上次来信讲,调动地方,想必你们也一定是天天盼我来信。好吧,今天我就讲讲我的情况……”

  陈伟高的这一讲,就要从1967年10月19日接到要参加援越抗美的命令说起。作为高炮部队的汽车驾驶员,在接受专业训练后,就和战友一起跨过国境线,踏上了异国的战场。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在写给父母的家书里,他从未提及自己即将赴越参战的事,只是在心中默默做好了“信寄家,身许国”的准备。

  这封写于到达越南战场第五天后的家书里,陈伟高首次告知了家人自己在哪儿。为了不让父母过于担心,他把和战场相关的一切信息都轻轻带过:“我们所到之处,都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还有的地方,老百姓给部队送慰问品,有个是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跑了几十里山路(因为云南是高原),给我们部队送老母鸡……”陈伟高用这样的新奇和兴奋来减轻父母的担忧。当然,他写的都是线多年,他再读家书依然感动的原因:“老百姓对我们太好了,我们不好好打仗的话,就对不起祖国,对不起老百姓,哪怕让我们贡献生命,这又有什么呢!”也是这份感动,让陈伟高觉得,家书里要把“自己做的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这句话着重告诉父母。于是,他把“非常”二字加大、划线,重点标注。

  对于援越抗美这场战争,时至今日,真正了解的人并不多,那是战火纷飞、枪炮相见的战场,更是我们的战士以肉身拼下的胜利。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家人们收到这封千里之外的来信,夹杂着思念、担忧和激动的复杂心情难以言表。思子心切的母亲更是将点点想念化为文字:“时刻日夜想念你,不知去那里身体好不好,在今天(1968年2月13日)晚上8点看到你的笔迹,真使我心里又高兴又有点记挂!儿呀!”穿越烽火的家书,也许只有这标注的具体时间是可以和战场那头的儿子保持同步的,这彷佛能缩短国境线两边的空间距离,将亲人的思念和深情沉淀流转。

  在这之后,陈伟高还写过六、七封家书寄回家。每封都是简单地报报平安,因为他害怕过多言语会让时时刻刻牵挂他的家人担心。

  战场无情,但中国军人无畏!面对越南潮湿闷热的天气,面对艰苦的生活环境,面对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陈伟高和他的战友们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始终心存家国,英勇作战。作为高炮部队的驾驶员,陈伟高经常开着车在美军飞机的眼皮底下转移部队、运送物资,用生命和美军飞机“捉迷藏”。

  “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刻开始,每一位军人都清楚自己的职责,保卫我们的国家,把敌人御之国门之外,哪怕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再也不能让敌人像过去一样打到家门口了!”在五十余年后的今天,年过七旬的陈老那坚定的口气,一如他珍藏的军装,硬挺而有棱角,也如军装上挂着的一枚枚勋章,色彩分明而分量十足。